主旋律,中国造

作者/谢维平

2019年,注定是中国电影的主旋律年,从年初的《流浪地球》,到国庆三部大片《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中国机长》,不但在票房成绩上屡破纪录,更是在社会话题和口碑上获得巨大认可。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

在刚刚迎来市场改革,国产电影乏人问津,好莱坞电影长驱而入的90年代,没有人能想到,主旋律商业片这种中国特有的类型,有朝一日可以席卷本土,成为跟《复仇者联盟》这样的好莱坞大片相抗衡的国民类型。

回看过去的20多年,主旋律商业片这一类型的变迁,背后是中国电影逐步市场化和崛起的过程。可以说,主旋律的崛起,是结出的那颗果实,而中国电影的市场化和整体产业的发展,是果实成长的土壤和基础。

我们回望了一路走来主旋律所经历的三个过程,可以肯定的是,主旋律商业片的变化和发展还远没有结束,这种独有类型的前景依然广阔。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1)

主旋律第一阶段:全面拥抱市场和商业化

中国电影的市场化,是晚于改革开放的,一直到了1993年,中国电影还是计划经济的经营方式,所有影片由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十几家国有电影制片厂生产,统一由中影发行,基本上是统购包销,灵活性极差,更不要提市场了。

为了刺激票房增长,激活观众观影热情,1994年8月,当时的广电部出台规定,自1995年起,中影公司每年引进十部进口大片。香港影片也以进口片的身份得以进入大陆市场。而1994年底,引进的第一部好莱坞影片《亡命天涯》2580万的票房,也成为了目前为止第一部有商业票房记录的影片。

逐渐开放的90年代电影市场,基本上是国产片、港片、好莱坞引进片三分天下的时代。比如1995年的票房前三名就是施瓦辛格的《真实的谎言》、成龙影片《红番区》,还有姜文的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2)

《阳光灿烂的日子》

当时的国产片很大部分就是国有制片厂创作的主旋律影片,在市场化改革的初期,电影依然承担了很大的主流宣传任务,虽然已经在开始讲故事了。

比如1996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出品的主旋律影片《孔繁森》,拿到当年第八名的票房成绩。之后获得市场认可的主旋律,还有《鸦片战争》(1997)、《大转折:挺进大别山》(1997)、《红河谷》(1997)、《周恩来外交风云》(1998)。他们跟市场上所有的重要影片,一点点冲破体制的桎梏,将中国电影带进了真正市场化的大江大河里。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3)

《红河谷》

政策也在越来越市场化,1993年,国家取消了中影公司的垄断发行权。1997年,16家国有制片厂的垄断局面被打破,“个人以资助、投资的形式”均可“参加摄制电影片”,民营公司华谊兄弟崛起。

当时还发生了关于电影到底是不是商品,电影到底是不是一个产业的讨论,最终达成的应该按照产业来管理电影的共识,也为后续的市场化改革扫除了观念障碍。

不过在市场还没有完全放开之前,因为国有电影制片厂失去了国家拨款,生产量锐减,中国电影在1999年跌到了谷底,全年票房只有8亿元,很多影院被租赁成了服装门面勉力存在。

更大的开放是外部刺激下才实现的,2001年,中国加入WTO,协议约定分账片配额从10部增加到20部。好莱坞影片来势汹汹,倒逼电影行业进行更大的开放,由此,2002年出台了《电影管理条例》,完成了中国电影业最重要的制度改革,对市场全面放开影院经营、电影发行权,加上之前的电影摄制,电影整个上中下游得以对民营企业放开。中国电影开始了腾飞之路。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4)

也是在2002年,张艺谋通过《英雄》打开了商业化运作的局面,由此开启了中国电影大明星+大宣发的大片时代,也是在这种环境的刺激下,国产电影迎来了市场化的蓬勃发展,从2003年开始至2009年,年度票房从10亿增长到63亿,年复合增长率为35%。

主旋律也开始了它拥抱市场和商业化的第一次绽放,200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周年的《建国大业》在国庆前夕上映。

这部影片,由黄建新、韩三平执导,将当时风行的大片经验嫁接到主旋律上,出现了巨星云集+鲜肉打酱油+官方叙事的主旋律电影模式,这一模式也在后续的《建党伟业》、《建军大业》里延续。

在复盘电影时,导演黄建新直言,“我们认识到拍电影不是拍宣传片,不是为一个政策,为一个事件去做宣传,我们是写在历史的进程中这些重要人物心理的过程,精神的过程。必现让领袖有常态情感,他们发火,他们笑,他们欢乐……这些情感是最容易跟老百姓勾通的。”黄建新表示,过去的主旋律创作往往将领袖人物的性格模式化,让观众难以接近。韩三平也认为,观众其实不会排斥主旋律,所以不能将主旋律做得僵硬和模式化。

影片在2009年拿到了票房年度第三的成绩,主旋律被重新激活。

主旋律第二阶段:创作者主动寻求突破

跟第一阶段主旋律更多是政治宣传的应景之作不同,这一阶段的作品是由市场操盘手和创作者自发创作出来的,他们成功地在主旋律这个类型里找到创作空间。

这一阶段的弄潮儿,是由博纳、吴京这样的民营公司和创作者所主导的。

从2009年上映,讲述救援孙中山的《十月围城》开始,博纳就在试图对概念先行的主旋律影片进行思想价值和美学价值的突破。“我们赋予了英雄人物家国情怀的同时,也塑造了他的生活细节,他有缺点,但在危险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光芒,(观众)不言而喻会被感动。”其次是在语境上跟年轻人接轨,在技术上严格采用大片的技术标准,比如打到石头、木头、丛林里的声音,都有非常清晰的层次。用现代电影的方式去讲故事,归结到一点就是提高观赏性。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5)

《十月围城》

《十月围城》试水后,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更是博纳主旋律大片的首次尝试。拍这个片子的初衷,源自博纳于冬童年接受这些红色电影的基因,孤胆英雄、黑话、土匪头子很有意思。改编时关于解放军的部分原汁原味不动,但把八大金刚、座山雕反派进行了丰富。

在接下来的几年,于冬将这套主旋律市场化运营的方法论,放大升级,跟不同的政府部门合作,将官方宣传需求和类型化表达结合,继徐克之后,又启用了林超贤、刘伟强等香港导演,《湄公河行动》是它的又一次成功,之后在《红海行动》、《中国机长》上达到了巅峰。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6)

而且这类影片在宣传上用商业大片包装,《智取威虎山》的宣传点是好莱坞式的谍战大片,刻意不往主旋律上说,到了《湄公河行动》宣传口号就是“保家卫国”,到《红海行动》更是往主旋律上去。而博纳在 拆掉沟通的墙之后,发现年轻人特别喜欢看这种主流大片。

在另一边,一股极富韧性的年轻力量也在这个越来越蓬勃的电影市场里,找到了新式主旋律影片的表达机遇。

吴京,这个一直向往成为一名军人的武打演员,在2012年主演了一部由南京军区支持的电视剧,叫《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更早的时候,他执导了一部香港类型电影《狼牙》,也许是受到这两部作品的影响,在南京军区极大的支持下(吴京为了塑造军人形象进入南京军区特种大队集训十八个月),创作了一部叫做《战狼》的电影,影片在上映前没有人看好的情况下,以几千万的成本拿到了5.4亿的票房。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7)

《战狼》

在这之后,吴京乘胜追击,在第一部的基础上,以退役特种兵的身份出现在非洲,演绎出一种中国式硬汉单挑欧洲雇佣兵的戏码,影片点燃了国人的爱国热情,最后斩获了56亿的票房,这一票房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可以看到,这是影视创作者在官方意识形态下,依靠官方机构的支持,创作出来的新类型商业片,是一种市场化的主旋律,背后并没有官方主导的痕迹,更多的是官方肯定。

而且这种主旋律迎合的是国人的爱国热情,“《战狼2》有今天的票房,不是我个人的艺术成就,是观众和我一起创造了历史——观众心里这把干柴已经晒得透透的了,只不过我点了一根火柴,把观众点燃了。这是中国人爱国情绪的一个爆发。”吴京后来说。

这是主旋律的第二阶段。

主旋律的第三阶段:一种自发的国民自信的流露

时间到了2019年,在经过前些年的积累,主旋律迎来了一个全面的爆发。

先是年初的春节档,《流浪地球》上映,这部影片首次呈现了中国人拯救地球的情节,同时实现了中国科幻电影零的突破,科幻类型电影向来是国力还有科技水平的象征,这部影片呈现出国人饱满自信的精神气质,背后出品方是国字头的中影。

人民日报后来在报道影片研讨会时写道,《流浪地球》的成功是主创人员潜心创作、追求卓越的硕果,它不仅是中国科幻电影的里程碑,更是中国电影由高原向高峰迈进的一次成功的艺术实践,充分体现出中国电影的文化自信。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8)

《流浪地球》

在《建国大业》十年之后,主旋律已经真正拥抱市场。视角更加平民化,没有了宏大的政治叙事,更多的是关注大事件下的普通人,讲述普通人的故事。2019年国庆档,由华夏电影领头出品的《我和我的祖国》,以一种轻巧的方式,邀请7位导演,讲述建国以来的7个故事,以一种关注平常人的姿态,呈现出主旋律的新样貌,这次的切口很小,更加平民化,但却博得了更大的市场成功,影片最终借着国庆的东风,斩获了30多亿的票房,创造了官方主旋律的新历史。

时任华夏电影董事长的傅若清后来在复盘经验时表示,团队为影片制定了一个十二字方针——历史瞬间、全民记忆、迎头相撞。“迎头相撞”就是要把小人物的经历“撞”进历史大事件、时代和社会大背景中。

与之同期,博纳于冬操盘的市场化主旋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中国机长》,上影主导的《攀登者》也都取得和市场和口碑的双丰收,主旋律呈现出多样化和百家齐放的盛况。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9)

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影业公司,诸如腾讯影业也积极拥抱主旋律,扮演起重要角色,从年初的《流浪地球》、到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祖国》,再到大年初一讲述国际救援队的《紧急救援》,这家公司都有参与出品,并承担了部分宣发工作。根据行业报告,腾讯也是参与主旋律作品最多的互联网影视公司。

回顾2019年的成绩和突破,腾讯影业CEO程武昨天在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有一点感慨,“像腾讯这样体量的企业,我们也应该肩负起应有的文化担当和时代使命,让人们在光影和故事里,看到生命的美好,获得更多前行的力量。”腾讯影业仿佛找到了主旋律的正确打开方式,除了《紧急救援》,2020年还陆续会推出以公安英雄真实故事改编的音乐剧《重生》,青春励志剧《我们的西南联大》等。

主旋律,中国造插图(10)

《紧急救援》

2019年的主旋律已经成为市场主流,它不再意识形态先行,也不再那么说教,拥有了极高的观赏性和大众共鸣。也正因为电影在主旋律领域的创新突破,在国民当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为更好发挥电影在宣传思想和文化娱乐方面的特殊重要作用,发展和繁荣电影事业,电影局作为行政机构的地位跃升,从广电总局划入中宣部,对外加挂国家电影局牌子。

2019年11月在厦门举办的金鸡百花电影节,宣传部部长黄坤明现身表示,把创作生产电影精品作为立身之本,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要抓住中国电影“黄金时代”的历史机遇,勇于开拓创新,推进电影高质量发展,不断推动中国电影从“高原”向“高峰”迈进,实现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跨越。他呼吁中国电影要讲好中国故事,擦亮“国家名片”,促进提升电影工业化水平。至此,电影俨然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而《流浪地球》这样的影片,也在当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上斩获最高奖,这是新时期主旋律的胜利,未来很长时间,金鸡所要表彰的,都是能够代表大国形象,代表中国电影实力的主旋律作品。中国主旋律电影未来还将会创造什么样的奇迹,没有人知道,但愿它有朝一日可以像好莱坞影片一样,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懒人猎奇作者网上收集整理,若存在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 https://www.lryydy.com/wp/522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