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大制片人镜头前发誓:我这部电影一定要等影院复工才上!

来源:四味毒叔更新:2020-04-23 21:23:17

影院始终是我们的第一阵地

谭飞:欢迎著名制片人方励老师来到《四味毒叔》,其实方励老师也有点像毒叔,但你的辈分应该是毒伯,但是看着还是挺年轻,你是不是特怕人说你年龄大了?

方励:我本来就大,你要知道在我们的定义里面年龄大什么概念?你说我六十多,你二十多,四十年,一万多天,有多大差别?我们自己的想象力穿越几百万年、几千万年、几亿年,你说你活三万多天有多大区别?就我经常跟大家讲生命就这么一点点,啪就没了。

谭飞:就是我们在宇宙的维度上,其实也就是一粒尘埃跟另一粒尘埃的差别。

方励:确实是。

谭飞:是吧,所以没什么年轻和年老的区别。

方励:真是这样,确实是这样。

谭飞:那今天对话有一个时机,就是方励做制片人的一个电影叫《阳光劫匪》,已经完成后期制作了。

方励:刚完成。

谭飞:那么在这样一种疫情依然不知道何时是尽头的情况下,您的这部电影的命运如何?您现在有没有一个期待?

方励:其实因为我们做电影非常单纯,做电影就是跟观众分享,分享你自己对世界的观察、感受、捕捉。所以我们做完这个电影的时候,刚好赶上疫情,本来原来计划是就这两个月,三月份到五月份要上的。刚好赶到疫情,当然你说在疫情之下,你有心思去想电影吗?没有,因为你这么多生命正在面临风险、危险。所以电影受的伤害肯定是很大的。但是我们是在上游,其实电影这个产业里面受伤害最大的是下游,因为所有的影城他们的租金,他们的装修、折旧比我们压力大得多。但是你毕竟做电影,就像我今天跟你形容的,我是一个好的厨子,我专门给你做了一道菜,花了三天时间,结果你说你今儿来不了,那我等你呗。所以我们自己的电影肯定会等到不光是电影院复业,还要观众有心情进电影院的时候,我们再分享给观众。

谭飞:那刚才听你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这个电影不会跟所谓的网络合作,还是会像常规电影那样等待春暖花开,观众踊跃进电影院那一天才跟他们见面?

方励:我们不能说我们不跟网络合作,过去我们的电影也都会卖网络版权,但是电影首先要在大荧幕跟观众见面,这也是你自己对所有的主创的心血,更重要是对观众的尊重。有观众希望在深化的环境包裹下面,在那样的仪式感下面去欣赏电影,所以电影是为大屏幕做的,是为观众做的。所以我们等待观众,就是我们和院线一起。

谭飞:共同面对,共同扛,是吧,共同熬。

方励:没错,我陪院线一块熬,熬到观众们来。

谭飞:那会不会像有个广告一样,熬着熬着成阿香婆了?因为谁都不知道未来日子怎么样。

方励:当然,就是看你的抗冲击力有多大吧。因为《阳光劫匪》这个制作是一个大的制作,也是将近两个亿的资助,所以资金成本很高。也就是说每年你的利息将近两千万,那就像我们说的可能心血比钱更值钱。大家的创意和心血,尤其是这个电影本身,我这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拍这样的电影,因为我用了五只老虎,真老虎,而且所有老虎的表演是全球没有人见过的。你这样只有一次的机会,我们留给观众,所以我们和大家在研讨以后,我就鼓励大家,院线都能扛,我们再不能扛说不过去了。当然,电影上画以后,网络当然肯定是要上的,但首先是大屏幕的。

谭飞:但是第一阵地还是要这个仪式感。

方励:当然。

谭飞:灯一黑,大家盯着一块银幕,你觉得这个感觉在你心目中就是电影的本质,是吗?

方励:当然了,这就跟我们在车里放一个CD,可以听音乐,手机下载可以听音乐,为什么我们要去音乐会呢?你去音乐会,你要的是临场的、身临其境的,集体参加音乐会的感觉和感受。所以你看电影是一样的,就跟我们可以外卖,为什么要去餐厅?为什么有烛光晚餐?一样的道理。所以既然电影是做给大屏幕的,那我们就等待大屏幕,等待来观影的观众。

拍老虎的时候,我就站在它身后

谭飞:但是原来可能很多人对李玉导演的作品中文艺气质认同的比较多。刚才听到你说这个成本,相信很多观众一听还是有点惊讶的,因为真的不少,特别现在这个世道,那么它为什么会花那么多钱呢这个电影?

方励:我们经常说电影是造梦,我想我们很多观众心里也有一个梦,所以这个电影本身是一个童话故事,是一个现代的都市童话。因为它里面的场景的设置,还有主要的演员,我们第一明星演员。

谭飞:老虎。

方励:它在电影里的名字叫娜娜,在真实的生活中间叫文文。而且我跟李玉导演已经认领了它做我的女儿。这老虎是我的女儿,干女儿。

谭飞:这谁都不敢惹你了。

方励:我是正式认领的,去年11月我们专门去了贵州野生动物园,我们拍摄的时候它两岁,两岁也是少女了,现在是大姑娘了,现在四岁了。所以去年我们专门去动物园,还做了一个认领仪式,太爱这个老虎了,这个东北虎。

谭飞:那它这个难度你可以给观众描述一下吗?就是怎么样去捕捉它的成像,这个老虎演戏到底有多难?

方励:OK。首先我们一开始在做这个剧本的时候,做这个故事的时候,这就是一个救老虎的故事,一个姑娘从小跟老虎一块长大,就是它的女儿,老虎被抢走了,她得把老虎抢回来,所以是小宋佳跟马丽联手把老虎抢回来了。好,我们在策划这个电影的时候,因为我们想到过李安导演拍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谭飞:《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方励:对吧,它是全部的CG老虎、数字老虎,再加上我这人比较喜欢冒险,我就跟导演讨论拿真老虎干,我们就真的是论证,因为《狼图腾》用的真的狼嘛。

谭飞:还是养的狼。

方励:他是养了20多只狼,所以我们后来是请了《狼图腾》的动物驯兽师叫安德鲁,我们就在一起讨论,我们都认为是可能的,就干了。所以我们用了国内三只东北虎,一个大老虎,少女虎,还有一个童年虎,还有一个幼年虎。但毕竟国内的这些老虎完全没有训练,野的。而且你信不信我抱过老虎?

谭飞:这个我有点信,因为我跟方老师是第二次接触,从第一次知道他的那些传奇经历,你要说随便一个人,我可能就不信了,但你说我是真有可能信。

方励:比如第一次我们在香河的影棚的国华基地,我们专门隔了一大片用铁栅栏,老虎在里面,只有两个饲养员,第一天我进老虎圈的这个地笼子,我没有任何防护,手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我们李康,一人手里拿个灭火器,都在说,你真敢进去?你知道我们的摄影师为了拍我,是给他做了一个铁笼子,他站在铁笼子里拍我。

谭飞:他在笼里边拍你。

方励:对,我就溜进去了,但是饲养员一直警告我,我问他,我可不可以亲老虎?他说你一定不能亲它,亲它一拧你脖子就断了,然后就说我可以摸老虎吗?好,那饲养员在前面,我在后面就摸老虎背,但是你知道人有一个执念,因为我说我想抱老虎,他不让我抱,我就跟摄影师说,你一定要拍着,我这个手偷偷就搂过去了,我说你一定要拍到我的手从背后搂了老虎,一定要拍到我那个手,我一定要证明,我是抱过老虎的,就成功了。而且不光这样,其实你知道安德鲁跟我讲了一个他的感受,其实我特别相信,他说动物它是非常敏感的,就你不知道它有多敏感,你要是爱它,它会知道。

谭飞:它能感知你的善意。

方励:对,他后来跟我讲,他说他去贵州动物园去接触我们选的老虎的时候,他说你看那些饲养员的手里拿个铁签子,它有畏惧感,它耳朵是耷拉的,然后他去的时候,完完全全手里什么都没有,非常友好地接近老虎,这老虎非常平和,其实我是用了他给我的心理暗示,所以有一天我们快要杀青的时候,老虎快要杀青的时候,我们把老虎圈在我们那个置景地里面,完完全全自由的,我拍了好多视频,我离这个老虎就两米远,它玩它的,我拿一个麦给全国观众介绍我们的明星老虎。

谭飞:那它旁边没有人给牵着?

方励:没有任何,什么都没有,老虎把我那些模型全给我扒拉了。

谭飞:这是挺可怕的。

方励:跟那儿调皮,我就在旁边。

谭飞:反正一般说别到老虎背后去,它就反而会转过来跳着咬你。

方励:其实我觉得安德鲁给我讲的,我是完全相信,就是你不要紧张,你一紧张,它比你还紧张。

谭飞:其实它是怕人的。

方励:它也怕,所以你就要一直告诉自己,我爱你,我爱你,它真的就感受到了。那个文文就跟那儿玩,把我们那些狮子,还有那些狼的那些标本模型,给我扒了个乱七八糟,就跟那儿玩,咬我们的草,特别好玩。你没有一丝畏惧感,而且你觉得特别幸福,因为你觉得有一个生物,看起来很凶猛的,那么柔顺、温和地跟你相处,你心里真是有一点感动。它玩它的,你自己跟那儿说你的话,人家根本就一点事都没有。

谭飞:等于实际上你花的这个钱里面,是真的是把老虎当成演员了。

方励:当然了。我们在字幕里边,我们是决定了,字幕里边我们是要给老虎字幕的,因为它有表演,而且我们这回做特效的时候,其实我们是什么呢?我们用了两只好莱坞的孟加拉虎,你有很多形体动作,我们国内这个老虎没有经过训练,比如说跳跃一些高台,有一些动作,可能我们的老虎完成不了。好莱坞有两只老虎是训练过的,专门拿来拍广告的,所以我们用了,我们在那儿拍了两个多星期,这些所有的形体,就是肉身的老虎是实拍的,唯独这个老虎萌的时候,就动起来的萌。

谭飞:那就是电脑。

方励:CG做的,所以亚洲最大的CG团队,就是做《大虎》这个电影,还有《智取威虎山》里的老虎,韩国特效团队的这个Dexter。一开始他们觉得easy,说半年就完成,结果做了整整一年半。它最难做什么?因为当你要动起来的时候,其实我们是捕捉了文文有几个瞬间很萌的,给他们做参考,但是你要动起来,比如说老虎的嘴角怎么动,眉毛怎么动,它要萌。

谭飞:其实你还是控制不了它,你比如说萌一下,它又不像狗,控制不了。

方励:对,它关键这个肌肉是要动的。

谭飞:对。

方励:所以这个肌肉的模型这个建模,这个韩国团队花了半年多时间建模都建不了,就是因为它的肌肉模型,因为凶狠的肌肉他们比较好做,就萌起来这个细微的表情,整整一年时间做这个表情。

谭飞:而且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因为它太难、太复杂,您觉得一定要在大银幕上,观众看才值回票价。

方励:当然了。

谭飞:你否则到网络一看,谁也不知道你背后有多辛苦,就觉得是一个,随便一个特效了,好像跟别的片子也没什么不一样。

方励:最最重要的还是说,因为你花了很多心血,本来就是为观众去分享的,其实我一直说我们做电影,如果说我们很用心的话,就是给观众做了一道菜,这一道菜你是很用心的,觉得能让观众尝到不一样的感觉,所以说你一定要等待这个机会,在大银幕前面呈现给观众。

《阳光劫匪》是做给大众的一盘好菜

谭飞:对,说回这个话题,包括今年这个《囧妈》上了网络放。我看的特点就是说确实是它不如在电影院,因为你那个北极熊,你在网上你拿手机看,再怎么大也就那么大,但你要知道,在银幕上,一头北极熊突然向你扑来,那个现场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方励:当然了,因为我们经常说,就跟我们看电影的时候,不能说话,不能玩手机,还不能伸腿。其实你是沉浸在这样一个声音和画面包裹的环境里面,去现场的感受,临场感受,所以这个感受在小屏幕是没有的。当然小屏幕对那些没有时间去看电影的,看一看怎么回事,是没问题的,就了解个大概,没问题,但你就说现场观影的感受,就像我讲的,你跟烛光晚餐一样,你在家里可以点一道牛排,要一个外卖,你为什么要去餐馆呢?就是那个氛围、环境、心情,还有跟你一块观影的对象,都不一样,就跟我们看球,为什么要去现场?为什么不看直播?在现场,包括你去运动酒吧,一群人看球和一个人看就是两码事。所以电影它一定还是一个在大银幕集体观影的声音和画面。

谭飞:那你觉得《阳光劫匪》是个什么电影?

方励:大众电影,是一个大众电影。

谭飞:你是希望更大多数人来看那个电影?

方励:那当然肯定的,这给大众做的,要不然我们动用五只老虎干嘛?我自己跑老虎笼子里跟老虎玩玩就行了。就是其实想给大家做一点传奇的童话色彩的,然后也有点调皮捣蛋的,也蛮好玩的,同时情感很真实。就人和虎的情感,人和人的情感是非常深的。如果说这个电影的艺术追求,我们追求的是情感的真实和画面的独特,就这是我们追求的,画面非常精美独特。但是它更多不是一个自说自话的小众电影,也就是说不是一个纯艺术片,它是一个大众的童话故事。

谭飞:曾经有一个电影叫《两只老虎》,所以我们也期待着用了五只真老虎的这部《阳光劫匪》在熬完了这么一段疫情之后,跟观众见面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也期待看看方励老师那个时候会怎么样去跟大家交流。

方励:而且我跟你说,你要看到这个电影,你会爱上老虎。你知道你抱小老虎的时候,你知道焦雄屏老师从台湾来探班。

谭飞:喜欢的不行?

方励:我把我们四五个月大的老虎抱起来,让她摸爪子,给她乐得活蹦乱跳,老虎太可爱了,你知道,我那个鞋被老虎咬了个洞,我那军大衣上咬俩窟窿,张牙舞爪地跟你玩,地上打滚跟你玩,猫科动物。说实话,其实大老虎有的时候,比如饲养员跟我讲,你想去亲近它,它一扭头你脖子就断了,并不是它要攻击你,它不知道,它跟你闹着玩。

谭飞:弄你脖子,它也不是说要吃你。

方励:对,它劲儿太大了,它那个爪子到了4、5个月以后,就能伤人了,它其实跟你捣乱。

谭飞:它是爆发力强,老虎爆发力太强。

方励:它劲大,我们太嫩了,但老虎太可爱,就是个大猫,而且那个小老虎会在地上打滚,嗷嗷的咬牙跟你玩,太可爱了,你爱死了。

谭飞:真的是说得挺期待的,等我们一起熬完这一段,一起看看《阳光劫匪》。

方励:我就说借你们镜头跟我们的观众们分享分享,我们一定是陪着我们的院线共渡难关,等着我们的院线能恢复正常。

谭飞:那这算是一个官宣了是吧?

方励:肯定,这是我们的决定。

谭飞:咱们《阳光劫匪》一切一切,我们就等到春暖花开,院线开放,观众能踊跃进场,我们再跟大家见面。

方励:一定的,必须的,因为这个电影就是给大家做的。

谭飞:您算是第一部在这个疫情期间那么明确地宣布这个事的了。

方励:必须的。

谭飞:好。就是不春暖花开,我觉得这也是给大家在鼓劲。

方励:必须的,我们和所有的院线共克时艰,人家比我们还难,我一定是陪着院线一块等观众。

谭飞:好,谢谢今天方励老师。

方励:没问题,谢谢谭飞老师,谢谢谢我们的观众。

本文转载自 四味毒叔 若存在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www.lryydy.com/artdetail-16637.html

最新资讯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版权声明)lanrenbq#protonmail.com(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2-2020 www.lryydy.com. All sitemapwww.maimiaoyy.com.

总访问量 69, 本月访问量5, 昨日访问量 0, 今日访问量2, 在线人数1